您的位置:首页  »  女友沒穿—–內褲

我很喜歡女友不穿內褲出街,因為那種時常覺得女友可能會隨時穿崩的感

覺會使我突別興奮,兼且沒有內褲的阻隔,隨時摸起她的屁股上來,也特別

滑流,感覺得別興奮。如突然有需要時,只要翻起裙子,就立即可以插入,

內褲也不用脫,多方便。

記得有一次她穿著一條超短的迷你裙﹙那種一蹲下就見內褲那種﹚,我也

不準她穿內褲就跟我出街。上巴士時我特別跟在她後面,往上層時,從下面

往上望,就立即能見到她的裙下春光。兩片肥美滑流的屁股在我眼前扭動,

一擺一擺的,兩腿中間更有一小撮毛透出來。我相信跟在我後面的男子也一

定能夠看到此一美景!我們坐定後,我把剛才的春光外洩事件告訴她,並指

出剛才看到她裙底的人是誰時,她捋著我的大腿說:「你壞啊!」然後在我

耳邊說:「我今晚想要呀!」

我在她耳邊說:「不用今晚,一上公路我就給妳!」

她不依的說﹕「你好壞呀﹗」

我們專登揀選尾排來坐,可惜那一班車特別多人,我們不能有任何行動。

一覺醒來,發現己到了九龍,還有四個站我們就要下車。此時車上的人也陸

續準備下車,結果上層乘客在尾二一個站頭時全部下了車。

我立時將她裙子上的兩個扭扣解開,此條裙子有點特別,它利用這兩個扭

扣就能把一片布左搭右搭變成一條裙。所以,當我把她的裙子扭扣全解開後

,裙子立即就變成一塊布墊在她屁般下。被濃密陰毛覆蓋著的陰戶立即出現

在我眼前。可能因為是在戶外暴露下體,她羞得把頭埋在我的肩頭上。我手

輕輕的掃過她的陰戶,指尖停留在她的陰核上撫平,不出一會,已弄得她江

河泛濫。她邊喘著氣邊提醒我不要弄濕她的裙子,因為弄濕了裙後,若給人

看見會很羞的。

我立即把她的〝那一片布〞從她身下抽出來,讓她的屁般直接坐於椅子上

。但手下卻沒有停下來。拇指按在她的陰核上繼續一下一下的按弄,並由最

初的用一隻手指插入,變成三隻。只見她的淫水不停的沿著我的手指流出來

,由最初的透明變成乳白色,再由我的手指流到椅子上。而她擁抱著我的手

也越抱越緊,喘息聲也越來越重,到最後變成喉頭間的呻呤聲,因為在巴士

上,她也不敢太叫得大聲。

最後,我乾趣蹲在她的下面,把頭埋在她兩腿間,舔弄她的下體。此招一

出立使她招架不住,雖不致於使她放聲大叫,但其呻呤聲也足以傳遍整個巴

士上層。幸好引擊聲夠大,否則一定讓司機聽到。

此時巴士停在紅綠燈前面,剛巧隔鄰也停了一輛巴士。我女友一感到巴士

停下來,立即警覺的張開眼睛,當她發現隔鄰巴士上乘客的差異目光時,立

時想把我推開﹕「有人呀﹗」

並想找回裙子。我隨著她的目光望過去,只見隔鄰的車上共坐了六個人,

其中有三個是中學男生,一對與我們差不多年紀的情侶,與及一個單身女孩

子。她們的目光均不約而同望著我們。四個男的不用多說,早看得眼睛也快

跌出來了,幾個女的也看得面紅耳赤。

我對她說﹕「不用理會他們,由得他們看吧﹗」說完後,我繼續埋首於她

的胯下。

其實,天生淫蕩的她,早就想嘗試在眾目睽睽之下做愛的滋味。經我再次

舔弄下,她立即重投性愛的享受中。雙腿更淫蕩的交纏於我頸上,頭向後仰

,極度享受般呻呤著,彷彿要讓鄰車的乘客知道她是多麼興奮。腰更左右扭

動著,甚至整個人側身對著窗外,讓她那淫蕩的陰戶向著鄰車的乘客。

好不容易,車子再度開行。她已因高潮弄得整個人軟軟的攤在椅子上。而

我則繼續舔弄著她,她慢慢的回復過來,一面撫摸著我的頭一面說:「豪,

我夠啦!」

我抬起頭,看著她:「真的夠了嗎?」

她說:「夠啦!真的很刺激呢!」

我狡詐的說:「我也知妳覺得很刺激呢!」每次她見到我這個表情一定知

道我又有些點子作弄她。

她遂撒嬌般說:「又怎樣呀?」

我粒聲不出,只用手指指了指她身下的椅子。她一看後立即滿面通紅,原

來她身下的椅子全被她的淫水弄濕了,陰戶對下的位置更與她的陰戶一樣,

被一團白漿漿著。

她擂著我的胸口,不依道:「都是你弄的。快給會我的裙子。就快要下車

啦!」說完後,她也不理下身赤裸裸的,就站起來走到前一排椅子上,用紙

巾清理自己的下體!

我也拿著裙子坐到她身邊,她命令般:「快替我穿上它!」

我要她站起來才給她穿上,她瞪我一眼後也乖乖的站起來讓我為她穿上,

就在我正想用那一片布為她圍上時,剛好又有一班巴士在身邊經過。我專登

慢一點動作,讓該巴士上的乘客也能一竅她美麗的屁股。

好不容易下了車。立即去祭一祭我們的五臟廟,可惜那餐廳太多人了,想

跟她放肆一下也不能。

那一天我們也玩得很開心。可惜穿回衣服的她,又變回淑女一個,終日顧

著自己的衣服,由其是沒有底褲下的迷你裙。令我想暴露女友的意圖一直不

能成事。

直至我們盡興而歸,因為錯過了尾班車,只好坐「亡命小巴」回家。因為

小巴路線跟巴士不同,它不會直接駛入村,我們下車後還要走一段小路回家

。雖然那段路也是入村的必經之路,但入夜後就比較少人行走。

因為太多人等小巴了,我們下車時已是凌晨兩時多,沿著昏黃街燈下的石

楷路而行。我一路上不停左右察看,以證明附近無人。

我女友見到我的舉動,知道我又有什麼點子在轉,遂扭著我的耳仔說:

「在想什麼,『袒白從寬、抗拒從嚴』!」

我在她的耳邊說:「我想現在把你的裙子脫下﹗」

她問:「為什麼?」

我說:「因為那會令我很興奮!」

她說:「那你要幫我脫,不過你也要脫!」

我失聲道:「為什麼?」

她蚊滋般的在我耳邊說:「因為那也會令我很興奮!」

我苦著臉說:「但若突然有人出現,我很難穿回褲子!」

她想一想說:「那麼就準你不用脫下褲子,只拉下褲鍊,讓我捉著你的陽具

回去。」

我立即照做,並替她也把裙子脫下,讓她下身光脫脫的行回家去。她一手

捉著我的陽具,拉著我向前行。

我失笑的對著她說:「到底是我帶妳回家還是妳帶我回家呢﹖」

她也笑著說:「誰的要害被握,誰就要聽話。」說完後,還大力的搖了我

的陽具幾下。

一路上也沒有遇到其他人,直至大廈樓下的籃球場。當我們以為可以安扺

家門時,突然發現原來球場上另一邊的看台坐了一對談心的情侶 ,她們也發

現了我們。倆對情侶均同時一震。我女友羞得立時妮ocarsite.com琲熊聾U鑽

去。我也立即用裙子替她蓋著暴露了的下陰。我可就慘了,顧得她來,自己

的陽具卻全暴露於那對情侶四隻眼之下。

我突然擔心起若果他們是警察就「大劑」了。

幸好當我再望清楚時就發現他們也正忙於整理衣服,那個女的半邊乳房也露

了出來,至於那個男的正忙於把陽具塞回褲中。

我在女友的耳邊輕聲說:「妳看,那對情侶正忙於整理衣服呢!那個女的乳

房還幾堅挺呢!」

我女友大力捋了我的陽具數下:「你壞呀,偷看人家的乳房。」

我把圍在她下身的短裙再次鬆開,她緊張的問:「你想幹什麼呀?」

我說:「怕什麼呢?他們跟我們不是一樣嗎!就讓她們看一看我美麗女友的

的屁股,反正這麼遠,我們也不認識對方。來給他們助助興吧!」

我邊說更邊把她推向我的另一邊,使她更接近那一對情侶。好讓那一對情侶

更能看清楚我美麗女友的屁股。

她擂著我的手臂說,不依的說:「你好壞呀!居然讓自己的女友給人看!」

但卻沒有走回我的另一邊。

看著那對情侶目定口呆的看著我女友裸露的下體,真的覺得很好笑!

我與女友望著她們,只見那個男的看了我女友一會後,像扺受不了性欲的刺

激,再次將他女友的外衣扭扣打開,埋首於她的雙乳間。而那個女的仍然呆在

當中,全不感到她男友正把她美麗的乳房暴露在另一對情侶的眼前。

我女友附在我耳邊說:「你看那個女的,被我們的舉動嚇呆了!」

我只顧看著女友的堅挺乳房,全沒留心我的女友在說什麼,突然下身傳來一

下劇痛。原來我女友見我不留心她的說話,用指甲在我的龜頭上劃了一下。痛

得我叫了一聲。

她不滿的說:「並非不準你看,但也要留心我的說話呀!」

我苦著臉說:「知道啦!」眼睛則繼續回看那對情侶。

可能我那一聲叫喊驚醒了那個女的,只見她一發現自己的乳房暴露在空氣中

,並被兩個陌生人看著,她立即想推開男朋友,但那個男的像被性慾沖昏了頭

腦,一下只就將女的推倒在看台上,另一隻手順勢翻開她的裙子。

可惜,此時我們己行到了轉角處,看不到跟著的畫面。

我本想捉著女友走回去藏在一邊繼續看。但她害怕這樣光著身子會給其他人

看見。遂捉著我的陽具往大廈走去。不許我再偷竅下去。殊不知我們行了還不

出數步,就聽到籃球場那邊傳來了一聲清趣的耳光聲。

我女友伸一伸舌頭說:「我們累人被摑了一記呢!」

我說:「那還不快走!」

回到大廈樓下,她突然捉著我說:「我這樣子怎進去呀?快手穿裙子,被護

衛員見到,很羞的。」

我狡猾的一笑道:「就讓他看個夠吧!」說著還拉著她快步走向大門。

她發蠻的往回拉,但不夠我大力。兼且因為她現在下身還是赤裸的,所以不

敢大聲抗議,只不停小聲的說著不要。

就快走到大門時,我突然「頂了個靚彎」,往後樓梯走去。並掏出了銓匙,

把門打開來閃身入內。

我笑問她:「剛才刺不刺激?怕不怕?」

她擂著我的胸口說:「早知道你不會讓我出醜的!怕什麼!」

我不讓她有喘息的機會:「剛才為什麼又把我往回拉,又『不要不要』叫呢

?」

她叉著腰,神氣的說:「若我剛才真的大聲一叫,引得其他人出來,你不立

即收手才怪呢!」

我不甘示弱的一手往她陰戶探去:「啊!為什麼妳又嚇得連淫水也乾了呢?

她不憤的拍打在我的陽具上:「我不跟你說!是呢?為什麼你會有後樓梯的

鑰匙呢?」

我說:「是我在房署內的朋友配給我連天台鑰匙也有呢!」

她咬咬下唇,道:「那麼我們不就可以………..」

我接口道:「蓆天蓆地做愛!」

她羞得紅著臉說:「我不跟你說!」說完就拾級而上。

我捉著她,說:「不如像上次那樣……….」

她說:「你想嗎?」

我點一點頭,於是她就在我面前把上身的襯衫脫去,再解下胸圍,現在的她

,隨了腳上的一雙涼鞋外,就已經一絲不掛。

我擁著她赤裸的身體上去。一面行一面搓她的乳房,掏她的陰核。而她也回

應我般,不停上下套弄我的陽具。行三了八層樓,她已氣喘連連,行不了,回

身擁著我說想要。

我回應她的動作就是把她轉身,並壓下她的上半身,將我的陽具全根插入她

那泛濫成災的陰戶。可能剛才上樓梯時被她不停套弄,結果,插了不足廿下,

就在她陰道內一洩如注。她見我己射了精不滿足的扭動著屁股,說:「我不夠

呀!我還要!」

我無力的應她:「回家後再給妳,好嗎?」

她立即拖著我往上走,連陰戶內不停往大腿下流的精液也不理。給果就這樣

給她帶出了不知是否香港開埠以來,第一條「精路」!